富士国际集团 日本经济产业省    跨境医疗支援企业
                                                       日本外务省           医疗签证担保机关
 
富士国际集团:用专业和关怀打造生命的彩虹之桥(网易新闻)
364
文章附图

  在赴日『爆买』潮之后,赴日旅游又出现了新的动向,赴日医疗以日本人均寿命世界第一的高品质和与国内大城市相当的低价格俘获了中国消费者的心,『医疗爆买』成为日本新的流行词汇。然而,在行业迅猛发展的同时,一些矛盾和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例如,作为患者和医院沟通的重要桥梁医疗翻译,由于属于新兴行业,日本国家管理和规范一时没有跟上,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吊诡现象:旅游翻译日本是有国家资格考试和认证制度的,而显然更为关键和重要的医疗翻译却没有任何国家考试和认证,这不免造成赴日医疗市场泥沙俱下,良莠不齐的现象。

在这个赚快钱的时代,能够沉下心来抓医疗翻译队伍素质和服务规范化就显得难能可贵了。做为日方团队全部由医学专业人士组建的富士国际集团,深知医疗翻译在传递患者病情,以及转达医生治疗意见中的重要作用,因此参与组建了日中护理医疗交流协会,以协会为载体,聚集了一批拥有医师、护士执业资格的高素质医疗翻译,其中协会会长、日本护士执业资格持有人李稚湛女士就是其中的代表。

怎样才是一名优秀的医疗翻译呢?我们带着这个问题访问了富士国际集团医疗翻译总监、日中护理医学交流协会会长李稚湛女士。

『现在医疗翻译供不应求,听说很多社会自发的培训班都在聘请您这样在日本生活了20年,又有丰富医疗执业经验的人做老师,那么在您的眼里,怎样才是一个优秀的医疗翻译呢?』我的采访经验告诉我,适当的恭维总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在我看来,至少应该有三个条件。』单刀直入的回答方式,倒是很符合眼前这位略显消瘦、衣着简洁干练的日中护理医疗交流协会会长的。

『那就是,专业的知识,准确到位的翻译,和对患者的关爱。』没等我插话,李会长就接着侃侃而谈。『跨国医疗,其实存在的一个风险就是,传送患者的两国医院往往并不存在成熟的合作关系,无法做到真正的无缝对接,那么这个时候,健康管理公司的专业性就要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了,比如患者的各种起搏器、导管、慢性疾病的管理,显然不是不具备医学专业知识人士可以胜任的。』

『同时,医疗翻译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工作,那怕在日本有这么多年的护士执业经验,每次接到翻译任务,我依然如履薄冰。新的疗法和药物层出不穷,医学专业也分类繁杂,我是做外科护理的,那么比如在接到不熟悉领域的翻译任务,我也会需要事先查阅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工作。』

『翻译某种程度是再创作,用另一种语言重新把原来的意思表达出来。我个人认为,医疗翻译如同法政翻译,忠实原意是基本原则,不宜像文学创作一样掺入太多个人理解和情绪。同时,一句哪怕简单的早上好,我觉得也是医生在向患者传达着某种乐观、安定的情绪,除非时间长了已经能够理解简单的日语,否则这些细节我也会做出翻译的。』

『那您不会认为这耽误了医生本来就非常有限的诊疗时间吗?』我忍不住打断了李女士的谈话。

『不会的。』李女士微笑着回答。『和国内门诊量过于巨大,医生每个患者只能有几分钟的诊疗时间相反,日本医院全预约制,往往患者在到达医院门诊前半个月甚至一个月,医生就对病情有了充分的了解和准备,在重要场合,比如涉及治疗方案的选择,医生也会抽出一个甚至两个小时时间来向患者说明是什么病,目前是什么状态,有什么选择,各自有什么优缺点。』整理了一下脖子上的绣花围巾,李女士接着说到:『对于外国患者,往往是医生比我们更紧张,究竟这些信息患者有没有很好的理解,对治疗的选择和风险有没有充分的接受,毕竟部分不良中介夸大疗效对治疗风险避而不谈也是赴日医疗的实情。』

『那您觉得怎样才是关怀患者呢?』我接着问道。

『在患者不熟悉情况的时候,告诉最符合患者利益的选择,而不是仅仅从商业角度出发。』说到这里李女士身体稍微向前倾了一下,似乎稍稍有些激动。『比如晚期癌症广泛扩散的患者,可能在国内治疗或者在日本治疗区别也不是特别大,如果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倾家荡产来海外就医,我是不鼓励的。』稍微停顿了一下,李女士接着说到『这类患者如果是在国内穷尽了任何方法,到海外抱着试试的心态,接受一些新的治疗方法、国内还没有引进的药物治疗,家里的经济情况也允许,那么这类患者我倒是可以接受的。』

『患者本身身心处于一个比较痛苦的状态,再到海外语言不通,各种紧张、焦虑,给患者适当的心理抚慰和护理,是有必要的。』李会长接着说到。

『那您不认为您的工作模式有些矛盾吗?』我打断了李会长的滔滔不绝。『我的意思是,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您应该追求利益最大化,鼓励患者为了最后一线希望来海外就医,钱和命相比,总是身外之物的。』我稍微停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会做出何种抉择,又接着说到『但按您刚才说的,又不鼓励患者来倾家荡产来治疗,你不觉得您在自断财路吗?』我迷惑不解道。

『本来赴日医疗就只是我的兼职,护理工作,以及促进中日护理医疗的交流才是我的主业。』李会长笑道。『也许我们在日本时间久了,就像日本很多百年,甚至千年企业一样,我们更赞同潜心将产品和服务做好,做出符合客户需要的产品和服务,才是企业的命脉所在。由于我们采取服务费和医疗费两条线的做法,我们甚至经常给患者出主意,怎样才能节省费用……』

『在您看来,赴日医疗最大的优势时候什么?』我又一次很不礼貌的打断了李会长的话头。

『人均寿命世界第一的医疗水准,和发展中国家的价格。』李会长稍加沉吟,给出了她心中的答案。

『明白了。』我收起了手上的采访本,心里却不仅想到,如果哪一天我的家人有必要海外就医,我希望遇到的是李会长和她的团队。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